看书堂 > yabo88安全吗魔法 > 七刀录 > 七刀录第1部分阅读

七刀录由看书堂(m.kanshutang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七刀录》
????花园起争执
????‘少爷,天sè不早了,咱回吧’!丫环青叶儿皱着眉头,嘟着嘴站在一旁劝着依靠着凉亭柱百~万\小!说的文林,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身上,乌黑的长披在肩头,jg致的五官,白皙的脸庞,匀称的身材都证明着文家这位少爷的英俊不凡,也许用美丽来形容也不为过吧!青叶儿心里这样想着。
????这是她下午第三次来到凉亭劝文林回去了。“好了,我知道了,青叶儿姐姐现在越来越像个管家婆了,将来嫁人可有你夫君受的了,哈哈!说着,文林放下手中的书径自收拾起来。青叶儿闻听此言,脸上快的升起两朵红云,她走上前去一边帮文林收拾,一边道:‘少爷就会拿我打趣,我还不是为少爷好?深秋时节天气凉,少爷身子虚,还是早些回去好,再说,一会儿演武场就散了,万一撞见……青叶儿忽然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文林,现他没有反应才放下心来。“真该死,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没听见吧?应该是没听见的!”青叶儿暗自心中嘀咕着。“哎!”一声长长得叹息声顿时令青叶儿身子一僵,看来还是听到了啊!
????文林,龙元大6天启国潜龙山脉文家虎堂堂主文惊天的独子。文林父辈共十四人,乃现今文家的顶梁柱,兄弟十四人分管龙虎天地四堂。文林的爷爷文雷乃是名震大6的战皇级强者,也是文家的当代家主,他还有四个兄弟如今也均踏入战帝巅峰,五人所属文家长老会,家中大事均由长老会商议定夺。文家上下316人,人人均是习武见长。可不知道是老天打瞌睡还是怎么着,文雷的亲孙子居然先天全身筋脉闭塞,无法修炼。文林曾无数次仰恨苍天不公,出身强者世家却不能习武。家族中除了文林的爹娘和文雷对他照顾有加之外,处处受到冷落。看到家族中的人对其白眼相对,心中难受至极。
????文惊天就只有文林这一个孩子,孩子降生时欣喜若狂,曾豪言向天,定将此子培养成文家新一代战皇。文惊天此言也并非大话,父亲是战皇,如今文惊天自己5o岁年纪便宜踏足战帝巅峰,老子英雄儿好汉,想必孩子也差不到哪去。可谁知天不遂人愿,文林三岁时文惊天yu为其筑基,才现文林原来先天全身静脉闭塞,根本无法习武。文惊天当时如遭雷劈,呆立当场。他本想牺牲功力为儿子逆天开脉改命,可被文雷制止了。文雷言道,“此子全身筋脉无一通畅,即使老夫为其开脉恐怕也要数十年时间,而且势必导致功力倒退。以后让他做个普通人享受人生吧。”文惊天与妻子不再勉强了,连战皇级强者都无能为力,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们只想以后让孩子过的快乐就好了。
????文林仰头看天,感觉秋风习习,真是天也凉,心也凉啊!要是我能习武,定要修成旷古战皇,傲视天下。
????哎!又是一声长长得叹息声。
????“走吧,青叶儿姐”
????“是,少爷。哎呦!”
????“好个毛躁的死奴才,瞎了你的狗眼不成?没见你家文途少爷吗?找死”说着来人抬手一掌拍在的青叶儿胸口之上,顿时,青叶儿被打得蹬蹬倒退数步撞在了凉亭护栏上才堪堪停下,历时口吐鲜血。
????“文途,你干什么?”文林快跑到青叶儿身旁,轻轻的将其扶起搂入怀中,此时他义愤填膺,怒视着来的一群人中的一位。“少爷,我没事。”“文途少爷,时才是奴婢不对,冲撞了少爷,谢少爷惩罚,”说着,又吐了口鲜血。
????“青叶儿姐,你说的什么话?明明是文途的错,你干嘛要说那些话?”此时青叶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不住的用眼神会意文林不要招惹来人。此时她柔目瞥向前方,只见来人身高足有丈八,五大三粗的活脱像个铁塔,大脑袋足有十斤的酒坛那么大,横眉立目甚是吓人。他是文林三叔的儿子名叫文途,算年岁他还要比文林小上半年呢。此时他森森的目光正盯着文林二人。
????“文途,你不要太过分了”
????“废物,你说什么?别以为有二伯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了。你个废物,文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一个不会习武的人有什么资格留在文家?我要是你,早就跳河自尽了,省得以后给文家抹黑!哼!
????“文途,我跟你拼了”文林大吼一声便放下青叶儿向文途冲去。“好啊,二伯正在闭关,今ri我就代二伯教化一下你这个废物,让你知道废物与天才的区别。见文林向他跑来,文途并未有所动作,双手背于身后,不动如钟,大吼一声震天动地。引得山脉千鸟起飞,园内秋叶纷纷掉落,文林站立不稳,被一股无形气浪推回凉亭处,胸口如遭重锤,五脏翻腾,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哼哼,废物就是废物,现在知道某的厉害了吧!我以跨入战师巅峰,文家这一辈谁能与我争锋。哈哈哈哈,以后见到我就滚的远远的,省得脏了我的眼睛。文途得意道。”文林愤恨的看着他的“弟弟”道:“文途,打倒我没什么可得意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要不然以后今ri之辱我定当十倍返还于你”
????“怎么?还不服?那我今ri定要打到你服为止!”“对啊,是啊,旁边的文家子弟也起哄叫嚷着。文林冷眼看着他的兄弟姐妹们,此时心内巨焚啊。
????“教训他”此时一女子自文途身后走出,此女身材火辣,媚眼丛生,摇曳着身子走道文途身旁停下说道:“表哥说的极是,平ri只见表哥举石劈腿,今ri有个活靶子练手,正好让表妹看看表哥神功功力如何啊?”
????“哈哈,既然文玲表妹有兴趣,那你可看好了”文途言罢有转头看向文林道:“废物,你也看到了,文玲表妹的要求我怎能拒绝,正好今ri也让你见识见识咱们文家的绝学!”呃啊!说着文途大吼一声大踏步就向文林冲来,行至文林近前一掌淡淡的红光闪现,啪!咔嚓!啊!骨断声响起的同时伴随着文途的叫嚷声响起。文林傻傻的看着前方高大的背影,心里酸疼的厉害。父亲!来人可不就是文林的父亲文惊天。此时他负手而立,威风凛凛,势绝天下的站在文林身前。
????文途此时左手捂着右手,不住的在地上打滚,嘴里含糊不清,不知道在说什么。
????“老二,二哥”此时只听两声暴喝,园内又是一阵红光闪动,出现二人。此二人身材高大,面貌与文惊天相似。可不就是文家龙堂与天堂堂主,文林的大伯和三叔,文悟天与文遮天。此时二人面沉似水,黑着脸看着园内的众人。
????“怎么?大哥三弟也想与我动手不成?你二人早已立于暗处,方才文途伤我儿时不加制止,现在出面想怎样?你我兄弟自我闭关也是多ri未见,不如趁此机会切磋一下”文惊天悠悠说道。此时悟天遮天兄弟二人互望一眼,均从各自眼中看出了惧意。惊天年近五十,一身功力早已登峰造极,闭关前就处战帝巅峰,以与家族长老会之人比肩了。如今出关观其气息越加的沉稳,隐隐有盖绝天下之势了。恐怕离战皇之境已不远已。就算二人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第二章觅死文途会算命
????“哈哈,二弟说的哪里话?我与三弟时才正好路过此地,听见途儿吼声才堪堪入园,未想来迟一步,还望二弟不要计较。”
????“是啊!二哥,我家小兔崽子不听话,早就想教训他了。”文遮天也附和道:“哼,不争气的东西,翅膀硬了是不是?敢跟自家兄弟动武,回头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又上前踢了一脚文途,恨恨的说道:“再过半年就是家族礼了,以后就是大人了,还这么不懂事?”说完回头对着文惊天道:“二哥,你闭关,咱们兄弟多ri不见,别为了小辈们的事不开心了,走,去我那,让你弟妹给咱们弄点酒菜,咱们好好喝上一杯。”
????“是啊,二弟,走,咱们兄弟一块去”。“好吧。”文惊天此时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文林道:”林儿,回家告诉你母亲,父亲与兄弟喝酒,晚些时候回家。”
????“是,父亲。”文林答道。文林没有再说其他的,因为文惊天回头那一眼已经说明了许多的事。想必父亲对我也是失望之极吧!
????随后,文惊天兄弟三人便走出了花园。此时文雨扶着受伤的文途走道文林的面前y狠的笑道:“废物,半年后就是家族的礼了,想必你也知道的礼的斗武赛吧!看到时谁来救你,你就等着被我蹂躏吧。哈哈哈哈!哎呦!说着一群人悻悻而去。
????“对啊,家族礼,斗武赛是重要环节,届时所有文家参加礼的同辈都要参加斗武,挑选出潜能优异者重点培养,比试只有一个规则,伤不至死。怪不得三叔走时说出那么一番话。原来是想礼上光明正大的“教训我”。同时又能从旁打击我爹。真是一箭双雕啊!半年吗?再给我百个半年我也难有半点成就啊!贼老天,你为什么如此对我?文林看着园内秋叶随风落于流水之上,仿佛看清了自己随波逐流的命运,两行热泪滚滚落下。
????文林失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四脚朝天躺在了床上,回想起刚刚生的事,文林无比羞恨,回想起青叶儿离开时嘴角早已干涩的血迹及眼中淡淡的水雾,文林就更难受了,“哎”!我是个没用的人啊!从记事以来就尝尽家族中人白眼与讽刺,除了父母和爷爷没有人真心对我,再过半年就是礼了,到时又免不了一顿嘲讽,父母恐怕也要伤心一阵了,活着也是耻辱,与其这样不如……文林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恐怕即使我死也不会使家族上下惋惜吧?
????深夜文林将自己的卧房收拾干净,转身走出了房间,他来到了丫鬟青叶儿的房间,灯已经熄了,文林在门外站立许久,依稀能听到丫鬟梦语“少爷,少爷,别打少爷”文林一直未视青叶儿为丫鬟,私下与姐弟无异。此时听见青叶儿梦语也感慨良多啊!陌陌的在门口放下一袋钱回转身向后院走去。文林穿过长走廊来到后院,父母房内灯光依然亮着,他们也在为我伤神啊!文林悄悄地行至窗前,他想再看自己的父母一眼,就最后一眼,此时屋内传来对话声“老爷,下午园内事不必太放心上,我母子二人早已习惯了,你刚刚出关,莫要气坏身子,都怪妾身没给老爷生个会练武的孩子啊!”说着,屋内便传来女人的哭泣声,“夫人说的哪里话,你我二人真心相爱结合,比得其他兄弟利益婚姻强得百倍,你与我儿均是我的宝贝,万金难求,儿孙自有儿孙福,相信我儿亦并非无能之辈,说不定将来能够成为一国宰相,威震朝纲呢!”“那你方才为何叹气”?文夫人问道“哎!半年后就是家族礼了,文林这孩子要参加这届的礼,而且家族历来人人习武,参加礼的孩子都要斗武,我怕到时……”
????“那不行找个理由将林儿送走,一年半载后再回来如何。”
????“那怎么能行,我文惊天的儿子怎能如此贪生怕死,懦弱怕事?此事容我再想想,好了,夜深了,睡吧,明ri我找林儿谈谈。”
????随后屋内的灯熄灭了,文林眼含泪花,跪于窗前,磕了三个无声头,转身而去。
????夜sè浓重,伸手不见五指。瑟瑟秋风吹得林间树叶沙沙作响。山中夜莺鸣叫,似鬼哭狼嚎,令人心颤。
????文林走在山间小路上,其实根本就不算路,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文林心里想,如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知会不会直接走进地府啊?随后他自嘲的笑了。
????文林艰难的在林中行走着,他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了。只是觉得脚下越来越没有力气了。林间茂密的树叶悬于巨大的树干之上,偶然的一束光亮说明此时已是白天了。
????此时文林全身是汗,四肢及脸上全是血口,肮脏的泥土和烂叶糊了一身。衣服也被树枝刮的破烂不堪,一条条的挂在身上。左手虎口处有个不大的牙齿印记。此时文林的左手极近乌黑,黑sè的浓汁从齿印处流出,散着阵阵恶臭。“此蟒是潜龙山脉特有的黑纹蟒,它虽非魔兽,但比一般的魔兽还要可怕。被其所伤之人若无解药或者功力绝决者施救,十二个时辰内必亡。你以后若是看见此蟒不可鲁莽,撤离。”文林脑海中还记得父亲小时候的教导。十二个时辰吗?我文林还有十二个时辰的生命!文林心中哀叹着!
????阵阵的眩晕说明了黑纹蟒的毒xg挥着它应有的作用。文林此时已经没有力气站立了,趴在地上艰难的爬行着。耳边潺潺的溪水声越来越近了,他想再透过溪水看看自己的样子。
????终于他爬到了小溪边,溪水上方并没有大树的遮掩,阳光照入小溪泛着微微白光。文林盯着溪面映出的自己,感慨万千。透过水面看去,溪水清澈见底,几条小鱼来回游荡着,自在之极。文林单手撑地,勉强坐了起来。看着眼前一片安逸的景sè,又打量了打量自己心道:“文林啊文林,你若死去化为滋润这林间的养料,恐怕才是你来到这世间的作用吧”
????文林打算沿溪流前行,刚起身忽觉一阵天旋地转,就那么直直的摔入溪流之中。冰冷的溪水浸泡着文林的身躯。文林此时根本没有挣扎的力气。寒冷刺骨的溪水冲击着他本就重创的身心,渐渐的文林失去了知觉。在晕死的一瞬间,他还想到了文途“想不到啊?文途,最后我的死法还真让你说中了。你不会是个算命的吧。呵呵”
????第三章老头!你谁啊?
????文林的身体随着溪水飘荡着来到了一个小湖中,湖面不大。波光粼粼。文林漂浮在湖面上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了很久了。周围并没有鸟儿的鸣叫或是野兽的吼声,一切都透着诡异。突然一道白光从湖底升起,罩在文林的身上。白光一闪而逝,待光芒尽退时。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文林也不见了,仿佛一切都没有生一样。
????好暖和啊!文林此时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之中。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刺眼是文林的第一感觉。慢慢适应了外面的光,文林打量着这个“世界”。此时他躺在地上,四脚朝天。毒素已经使其不能移动分毫了。他就那么凝望着这片“天空”天空是白茫茫的,并没有云朵,模糊中仿佛伴有金光闪耀。“恩?这是y曹地府?书上不是说y间漆黑无比吗?怎么会是眼前的景象呢?”文林心里纳闷道
????“臭小子,别胡乱猜疑了,回魂了!”一个老头的声音响起在文林脑海中
????“谁?谁在说话?”文林在心里大喊着。此时文林心里还真是有点害怕,除了眼前的天空,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不知身处什么环境。身体也动不了,这种感觉太没安全感了。
????咦?不对啊?我都已经死了,怎么还动不了呢?
????“你动不了是因为你没死,笨”老头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谁,到底似乎谁啊?站出来,装神弄鬼的算什么好汉”?
????“哈哈……有意思的小子,想见我?容易,来吧!”
????文林突然觉得身体一轻,慢慢的漂浮起来。身体缓缓直立起来,也慢慢看见了周围的景物。“天啊!我居然飞起来了。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啊!”也难怪文林如此震惊,要知道在这龙元大6,即使强如战皇之身的爷爷都不能御空飞行的。“现在我居然飞起来了,虽然离地只有两尺高,但也是不折不扣的飞起来了,该不会真成鬼了吧”文林心里胡思乱想着。可当文林身体直立
????看向前方时,他呆住了,脑子里已经无暇再想飞不飞的事了,因为在他面前呈现出了一座无比雄伟的大殿,强烈的震撼着文林的心。
????眼前的大殿硕大无比,文林心里寻思,此殿恐怕比文家坐落的潜龙峰还要大上一倍。整个大殿洁白无暇,并伴有阵阵金光。文林慢慢的飘至大殿近前看去,大殿前面石阶共三层二十七阶,护栏上雕刻的云纹jg美绝伦,细看之下好像云纹还在不断变幻位置,当真神奇。殿前矗立着十八根巨大的玉柱,柱上并无任何花纹,但模糊中仿佛能听见柱内传出的万兽奔腾,龙啸虎啼之音。
????文林缓缓的飘至大殿石阶之上,看着面前的玉石,他心里总有种熟悉的感觉,这大殿所用的石头怎么有些熟悉呢?在哪见过呢?忽然文林心里想到了什么,要不是此时身体不听使唤,他绝对会扑上去挖那些筑殿用的石头。金脂石,此时文林终于记起,去年爷爷过生ri之时一时高兴,曾经将文家重宝金脂石拿出来给大家看过。当时文雷曾说过,金脂石是修炼的重宝,具文雷说如此重宝恐怕整个龙元大6也不会有第二块,因为它可能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东西。当时那块金脂石不过才食指般大小,可眼前的大殿似乎全部是金脂石筑成的。而且走的近了现,大殿整体浑然天成,居然连个砖缝都没有。“难不成,这大殿是一整块金脂石切割而成?天啊!这是谁的殿府啊?这么大手笔?到底是谁这么败家啊!”文林在心里哀嚎着
????“臭小子,鬼叫什么?还不进殿来?”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说着文林身体一顿,直直的朝殿门冲去。当文林心里准备试试金脂石软硬时,殿门快的朝两旁打开。此时文林已经来不及欣赏大门就快的穿了过去。身边的景物快的掠过,足足过了一刻钟,文林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悬在一处。艰难的回头看去,后面根本看不见大门的所在。可见这座大殿的广大。环视四周也是空旷无比,殿内并未见一柱一梁,似乎真的是一整块金脂石所切割而成的。
????前方有个祭坛,祭坛足有三丈高,此时文林漂浮着来到祭坛上。坛上静坐着一个老头,素衣长褂,慈眉善目的。长束于脑后,两条尺余长的眉毛自然垂下。一对黑sè的眼睛此时正看着文林。那是一对怎样的眼睛啊?阵阵神光显现出老者那无穷的睿智,老人好像经历了无尽沧桑,看尽了人生百态。就那么一瞥,文林仿佛觉得自己一切都已经被眼前的老人看穿了。
????“老头,你是判官还是阎王啊?这大殿是你的吗?看来y间的ri子过得也不错。是要判我刑了是吗?我听说y间不愿意收饿死鬼,你能不能先让我吃饱了再判我啊!”文林有气无力的问着老者。
????“呵呵,好吧,不过我这里没有别的,只有一个药丸,你敢吃吗?”老者说着从袖内掏出一枚朱红sè的药丸抛给文林。待药丸扔到文林面前时停了下来,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
????眼前的药丸浑圆的像一颗珍珠,通体透红,并散着阵阵清香。“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毒药,不过反正我也要死了,随便吃点总比不吃强吧。可惜这小药丸只有拇指大小,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可恶的老头真小气”文林心里暗自嘀咕着。此时文林双臂根本抬不起来,他努力的将头靠近药丸,一口变将其吞入口中。
????文林本想嚼嚼看药丸的味道,不想小药丸一进入口中变化为了琼浆玉液,无尽的清香蛮横霸占着文林的味蕾。此时他眼泪都流了下来。文林虽出生在文家可却是没什么地位,家里的一些鲜果琼浆什么的也轮不到他。可吃喝总算不愁。而且每逢文家大事之时,各方势力都会送一些神果仙品什么的。而此时文林的母亲总会把自己的那份偷偷的给文林,以期能够改善儿子体质。就算是这样,文林也从来没吃过像今天这样的丹药,跟它一比,原来吃的所谓神果仙丹连其万分之一都不如!
????琼浆下肚,文林无比舒爽。可仅仅片刻,他却突然浑身一震。“热,太热了,热死我了!”文林大喊出声,此时他全身红透,身上所剩的布条也均化为灰烬。从空中摔落在祭坛之上,蜷缩在地上就像个煮熟了的虾子。文林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看来自己会烧得干干净净了!随后便又晕了过去。
????祭坛上的老者并未再看文林。依旧那么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只是老者的左眉一跳一跳的颤个不停“小气?万千世界没有一个人敢跟老夫说这等忤逆话,你,你居然……不过我喜欢。哈哈,随着老者大笑声停止,偌大的殿府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生一样。
????第四章逆天改命
????祭坛上的老者并未再看文林。依旧那么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只是老者的左眉一跳一跳的颤个不停“小气?万千世界没有一个人敢跟老夫说这等忤逆话,你,你居然……不过我喜欢。哈哈,随着老者大笑声停止,偌大的殿府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生一样。
????当文林再次醒来的时候,现四周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得身子似乎是轻盈了不少。慢慢的坐了起来,抬头看着面前的老者道:“喂,老头。你给我的毒药经过我的亲身尝试觉得味道还可以,不过似乎毒xg太弱,要不然就是假药。我还没有死呢。要不然你再给我来个十个八个的增加一下药量吧”
????老者一听此话,双目陡然睁开一瞬不瞬的盯着文林。熟悉老者的人一定能看出老者此时老者恐怕在爆的边缘了,因为老者的左眉一个劲的抖个不停。
????“无知的小子,还再来个十个八个的,你以为吃枣呐,你知不知道你所吃的那丹药的价值啊?”老者哆嗦着说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比枣好吃!”文林坚定的答道
????“你……”老者一阵无语“算了,你无知,本皇……咳,咳”老者似乎意识到什么,改口道“为师就不跟你计较了。小子,吃了为师的东西感觉怎么样”?
????“恩,不错。味道很不错,而且现在感觉身子很轻盈,很舒服,还有……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为师”
????“我说我是你师尊,你是我徒弟啊”老者笑眯眯的望着文林道
????“老小子,老家伙,你占什么便宜啊?我什么时候答应认你做师尊了?”文林急道
????老者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文林道:“你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当年多少名震世间的大能者求我收其当个记名弟子,我都没有理睬,而今你我有缘,相见即是缘分,我又救了你的命准备栽培你为一代强者,你还不领情?唉!真是好人难做啊!“老者假意哀叹道。
????文林闻听此话,心里一阵嘀咕“救我?一枚毒药差点烧死我,害我还差不多吧!”
????“什么害你?救了你的命还要诬陷老夫不成?你看看你自己!
????“你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文林左手抬起指着老者大喊道。可在一瞬,文林现自己中毒的左手已经恢复如初了,赶忙抽回手翻来覆去仔细的观看,此时文林的左手黑纹蟒留下的齿印早已不见,左手就像新生婴儿的皮肤般滑嫩,红润。慢慢的站起,一件白氅披于身上,一条紫金所绣神龙自后背环绕至胸前,龙眼炯炯有神,活灵活现。此时配合上文林那出众的相貌,当真是英姿飒爽。文林双手握拳,仿佛有无尽的力量,开山断石怕也只在须弥之间吧!
????此时他即使再傻也能想到恐怕自己的变化跟眼前的老者分不开关系不禁对老者感激万分。当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道:“前辈救命之恩,文林实难报答。愿留在前辈身边伺候前辈,但收徒之事还请前辈收回成命”
????“哦?为何”老者问道
????“前辈,不瞒前辈,我叫文林,是此潜龙山脉文家之人。文家上下人人均是以习武修炼见长,唯有我一人由于先天全身筋脉闭塞而无法修炼。我父为我也是遍访名人志士为我治疗,怎奈收效甚微。如今再有半年我就要参加礼了。恐怕终其一生恐怕也不会在武学上有所作为。我不是不愿意拜前辈为师,只是怕将来入世弱了前辈的名头。所以,这拜师之事还请前辈收回成命吧!”
????“好孩子,你的事为师早就知晓了。可以说从你出生之后就看着你一点一点的长大。别人都知道你因不能习武而天天百~万\小!说,仿佛是放弃了一样。可我却知道你夜夜吐纳修炼至黎明啊!四岁的孩子能坚持到现在却偏偏不见一丝成就,也难为你了。不过,没事,遇见为师就是你的造化来了,你吃了为师为你准备的丹药天香丹,又有为师从旁祝你炼化,如今金身已然再造,ri后登天入地皆在意念之间了。”
????“什么?我?我能修炼了?”文林先是一愣,眼睛里水雾弥漫。双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在殿内回荡着。
????“十五年了,十五年了,我……我终于……终于能够修炼了。爹,娘,儿子终于能修炼了,我文林不再是个废物了,我要变强,我要让所有人都记住我的名字,我……呜!文林跪在地上双手撑地,泪水滴在地上溅起片片泪花。
????老者并未出声,静静等待着文林泄着心中的积怨。
????不多时,文林就那么跪在地上咚,咚,咚……连磕了九个响头。“师尊再造之恩,我文林终生难报啊”
????“恩,为师能够收你为徒,是缘分不假,更重要的是你坚毅的xg格。至于报恩那是后话,眼下之事是三个月后你文家的礼,为师要在三个月之后让你文家自叹瞎眼!”老者悠悠开口道
????“啥?三个月?不是半年吗?文林问道
????“什么半年!你吞下天香丹,若非为师从旁帮你小心炼化了三个月时间。你早就被那天香丹的药力活活撑死了”文林听后一阵唏嘘。
????“好了,今ri就到此罢了。你且熟悉一下身体的改变,明ri为师在正式教导于你。说着老者便yu缓缓闭上眼睛
????“师尊,等等”文林急忙喊道
????“还有何事”
????“师尊,您到底是谁?”
????老者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我名闲空子,至于其他的你还不到知道的时候”随后老者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文林默默的记下了老者的名字,也不在废话,终于能修炼了,他巴不得立刻就开始,遂盘腿坐在了闲空子的对面吐纳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文林听见闲空子唤他,便睁开了眼睛。眼内淡淡神光隐现。文林心道,怪不得爷爷把那块金脂石当宝,以前不能修炼还不觉得,现在置身这金脂石所筑的大殿之内才明白它的妙用。殿内灵气浓郁的可怕。如若一直在这大殿中修炼恐怕不出三十岁我就能晋升成为这大6的顶级强者战皇。
????“哼,战皇算个屁啊!不要胡思乱想了。”
????“哦”文林尴尬的摸了摸头答道
????“从今开始,为师便教你修炼。每ri鸣钵为始,鸣锣而息。先你就举着这石盘绕着大殿跑”说着,闲空子一直文林身左侧,之间那片空间如同水波纹一样一圈圈的散开,忽然一个直径足有一丈的石盘落在了地上。
????“这?”文林看着石盘一阵呆抬头对闲空子道:“师尊,我曾听家父说龙元大6修炼均以炼魄魂为主,炼体只是辅助。魂魄强者甚至可凭借自身魂体战斗而舍弃本体,如今师尊让我举着这石盘……”文林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闲空子呵呵一笑道:“所谓的魂魄其实应该分开讲,魂指的是人的jg神,而魄指的是人的躯体,所谓魂体是指人通过修炼而修成的jg神实体。,强大的魂体是修炼的根本固然重要,可一旦魂体强到了身体的负荷的极限又该如何?舍弃本体的魂体又如何能与内外兼修相比。本体越强所承载的魂体则越强,其中妙处你ri后便会明白。”
????第五章痛并快乐着
????“哦,是,师尊”文林答完走到了石盘边弯下腰去抓石盘。本来他并不觉得凭自己的能力能够移动石盘分毫的。可出乎文林意料的是当他双手抓住石盘用力一搬时,石盘就被抬起了一边。见状,他憋了一口气,双臂用力,青筋暴跳,脸上也呈现出了扭曲状。石盘慢慢的离开了地面,又一用力被文林翻上了肩。可仅仅是这么几个动作就使得文林眼前黑了,豆的汗滴不住的流下。牙齿紧紧的咬合在一起,出了咯吱吱的声响,脊梁已经被压弯了,双腿颤动的厉害。此时别说是走了,站在那已经是个奇迹了。
????闲空子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文林并未说话,文林也倔强的不出声。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上自己滑落的汗水,心里只有四个字“我要变强”。终于,艰难的第一步缓缓的迈了出去,随后文林一头向前栽倒晕了过去。闲空子一直在注视着文林,此时见他晕倒右手一招,文林就被隔空招到了身边。抬眼看去,他浑身衣裤已经湿透,嘴角也因为咬牙用力而崩开了个口子,一道血迹印在嘴旁。
????“好个倔强的孩子啊,凭此xg格ri后必成大气,或许他真能……”闲空子心里道。随后右手在他头上一抹,文林便悠悠的醒了过来。
????“师尊,我,我能行的,再来”没等闲空子说话,文林就抢先开口。并站起身石盘走去重复起了刚才的一幕。
????周而复始,文林始终是一步一晕。不知道是第几次倒地,殿顶处传来清脆的锣声。
????“好了,可以休息了”闲空子言道
????“师尊,我还有力气,还能在搬动几回石盘,我觉得再有几次我就可以卖出第二步了。”文林坐在地上喘息着说道
????“凡是都要有节制,炼体之意在于不断突破身体的极限,使你全身的肌肉,筋骨乃至血脉得到强化,但万不可过度,导致副作用的产生。”闲空子又道:“左边的丹药你可以吃上一粒,一天一粒,每天的这个时候才可以吃。”
????文林走到丹药旁,一个不大的玉盘中盛放着一小堆丹药。丹药是明黄sè的,只有黄豆粒大小。拿起一粒放在鼻前闻了闻,什么味道也没有。“不管了,应该是好东西”文林心道。随后一仰脖将丹药送了下去。
????说也奇怪,吃下了丹药文林身体的疲劳感一下就没有了。身上又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且腹内的饥饿感也没有了。此时钵声又起,文林回头观看,此时有个人影慢慢的自水波纹处浮现而出,石头人,一个高大的石头人。石人身高足有两丈,粗糙的棱角给石人带来了一股厚重的感觉。一双大手跟蒲扇相仿。
????闲空子对着文林道:“从现在开始,你要被它打,可以还手但不许调动体内魂气及殿内灵气护体。开始”
????“啊,呀,遭雷劈的”文林的修炼伴随着大骂声开始了。
????待到锣声再次响起,文林已经如烂泥一般躺在地上。此时恐怕连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了。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白sè的大氅已经被打成了寸寸碎布,甚至个别地方的布料已经被打进了文林的肉里。脸肿的像个大猪头。五官更是都挤在了一起。
????此时闲空子隔空一指,一道白线shè入了文林的眉心处。轰,文林脑海一阵巨响。短暂的轰鸣之后是一阵巨大的疼痛感传来。大量的信息迅的充占着他的脑海。撑得文林脑海上下翻腾。七刀录,七刀入体,冠绝七脉,刀炼魂体,魂助功成……
????文林还在研看着脑内的功法,却突然觉得身体在不断的往下沉,似乎正置身于一片水池之中。此时闲空子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孩子,莫要惊慌,此池中之水对你有莫大的好处。你可沉滞其中按脑海中的功法路线修炼。谨记此功,修炼之路本就逆天,切不可懈怠。否则轻者前功尽弃,重者则死无葬身之地永不生。切记切记啊。”
????文林本来很害怕这种水中的感觉,可闻听闲空子的话便放下心来。慢慢的沉入池底盘起而坐。依照先前的功法路线修炼起来。说也奇怪,明明沉入池底可却还能呼吸,渐渐文林感觉到了池水的妙用,身上也不疼了。而且伤口也在迅的复原。就连贴身的衣物及那件大氅都又一次慢慢的出现,最特别的是按照功法修炼起来之后,感觉池中之水顺着皮肤都流入了体内汇入丹田,果真神奇。
????文林就这么一天天重复着修炼的ri子。身体的变化让文林觉得离强者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尽管每ri的修炼都是艰苦甚至是痛苦的,但和结果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师尊!”文林后背背着石盘站在原地问着祭坛上的老者
????“怎么了?”闲空子答道
????“师尊,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与石人打斗时也能硬抗数拳而不败。可这石盘怎么总是这么沉啊,到现在我也是只能堪堪的走上三步,难不成是我石盘修炼哪里出了问题,请师尊教我!”
????“呵呵,终于现不对劲啦。其实并不是你的问题。只是这个石盘可以感应你身体最大负荷而不断加重。只有在不断的极限中突破才能进步!
????“晕,我说这石盘咋一直这么沉呢”文林嘀咕道
????“好了,明ri就

看书堂(m.kanshutang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七刀录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kanshutangxs.com